“升迁无望就腐败”,真扯!

2015-07-10   作者: Flyaway   来源: 中国青年报

吴书太,现年57岁,6年前就任河南省安阳市体育局局长、党组书记(正处级)并兼任安阳市体育产业协会主席,其在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,采取虚开票据报销及其他手段,先后贪污公款上百万元及英镑若干。自当上体育局一把手后,吴书太感到这该是他仕途的顶点了,既然

       吴书太,现年57岁,6年前就任河南省安阳市体育局局长、党组书记(正处级)并兼任安阳市体育产业协会主席,其在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,采取虚开票据报销及其他手段,先后贪污公款上百万元及英镑若干。自当上体育局“一把手”后,吴书太感到这该是他仕途的顶点了,既然升迁无望,那就充分享受“胜利果实”。比如,金屋藏娇;“吃了喝了拿了走,我爱我局如我家”;贪污自肥等。

  升迁无望,就贪污腐化,心安理得地敛财,连买鱼缸、瓷器、肠胃药、茶叶、手机、按摩椅的钱,都拿到单位报销,其中的逻辑荒诞到丝毫经不起推敲。可因升迁无望就腐败的官员,又确实不在少数。日前受审的南京市江宁区交通局原局长王平,称他2006年调任江宁区环保局局长后,感觉“政治前途进一步发展的希望比较渺茫,就想在物质上得到弥补”,于是大胆接受他人贿赂。

  “升迁无望就腐败”,明摆着就是不提拔我我就不听话,就不好好履职,敢情这是小孩过家家,想怎么怄气就怎么怄气?有道是“人人都有帝王相,地窄人稠轮不上”,职位就那么多,越朝上越少,能不能获得提拔,靠的应该是能力,如果仕途不能再进一步就对着干,就自暴自弃,将公权力交给这样的官员,能让人放心吗?如果一门心思只想做大官,削尖脑袋往上挤,即便获得了提拔也会欲壑难填,之后还会有新的无理诉求。

  所谓“升迁无望就腐败”,完全是为腐败找借口。以上文提到的王平为例,他2005年担任江宁区汤山镇镇长时就接受他人好处,可谓早就开始腐败了,那时候他还没担任江宁区环保局局长,扯什么“当上江宁区环保局局长后,感觉政治前途进一步发展的希望比较渺茫”,这显然不具说服力。退一万步说,即便升迁确实无望,也不该腐败。腐败,于法不容;有权必有责,用权受监督,在任一天就该做好一天的功。

  《人民论坛》杂志曾对官员做过调查,35%的受访者认可“一些干部觉得升迁无望,开始混日子,得过且过,带坏干部风气”,28%的受访者认可“一些干部觉得手中权力时日无多,贪污腐败”。无论混日子还是贪污腐败,所占比例不可谓不高,所反映的问题不可谓不严重。如果这样的官员多了,他们还能安心干事吗?如果他们汲汲于升官发财,他们手中的公权力能不变质吗?

  有学者提出,“对德才兼备、群众公认、实绩突出的优秀干部,可采取‘升官不挪位’的办法,实行低职高配。比如,优秀的乡镇党委书记、县级党政机关部门负责人可以明确副县处级”。其实,这种做法近年来比较盛行,比如副厅级县委书记。不让老实人吃亏,不让埋头苦干的受委屈。“用一贤人,则贤人毕至;用一小人,则小人齐趋。”只有真正德才兼备的官员有奔头,而不是形成逆淘汰,官场才能更健康。

  • 责编:Flyaway